新闻头条权威的新闻头条门户!

两大客户身兼供应商,卖海参的安源种业“獐子

作者|刘钦文,来源|野马财经

海参大户上市能成功吗?

全国海参养殖第一大户要上市了。

安源种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安源种业”)于近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在招股书内,安源种业表示,其是中国领先的海参苗养殖户,根据第三方投融资咨询平台灼识咨询报告显示,按水体及销量计算,2020财年安源种业在中国海参苗养殖户中位列第一。

同为以海产品为主营业务,獐子岛财务造假案刚刚于2020年6月落幕,让资本市场对海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疑虑加重,凡是看不穿的农业项目,宁愿敬而远之。

而年营收上亿的安源种业此次冲刺IPO,募资主要用途为买地。除此之外,其财务上还存在高度依赖大客户,且两大客户身兼供应商的情况。在獐子岛财务造假的阴影下冲击上市,安源种业面临的压力不小。

安源种业两大客户身兼供应商

野马财经在分析安源种业的财务状况时发现,安源种业两大客户还身兼供应商。

根据招股书显示,祝吉泉为安源种业2018年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为926万元,占当年总收益的5.5%。祝吉泉同时又是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180万元,占比9.2%。

另一位客户王善礼,连续3年为安源种业的前五大客户,其中2020年为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114万元,占比9.9%,同时又是第四大供应商,同年采购金额为168万元,占比5%。

▲图片来源:招股书

“如果客户和供应商为同一人,首要注意的是财务问题,而且还得区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还有关联交易是否合理披露这些问题。关联交易法律是不禁止的,但一定要符合几个条件。一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二是交易程序合法;三是交易对价公允。上市公司一定要做好信息的充分披露。”北京市康达(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越对野马财经表示。

但安源种业表示与客户及供应商并无关联关系,仅表示,“为将海参苗饲养至客户所要求的规格,且由于我们的育苗车间缺乏特定规格的幼参,我们会不时从少数客户购买特定规格的幼参,以调整并维持生产基地的水池中幼参的密度。”

年营收上亿,海参价格不稳定

在市场对海产品相关公司极度不信任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上市,安源种业为的是什么?

根据招股书显示,安源种业此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收购八角湾海洋经济创新区一块面积约26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以及相应的建设费用、购买机器设备、雇佣员工等支出,该土地预计竞标价不超过人民币7500万元。

安源种业于2006年成立,主要从事海参幼体和幼参的养殖及销售,以及海参苗饲料的生产及销售。

海参因为存在较高的营养价值,价格一直处于高位区间,并被人们追捧。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显示,海参养殖业的产值从2015年的约208亿元增至2020年的约30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7.6%。预计2025年将增至424亿元。

“当我看到燕窝、灵芝、虫草、海参等的价格!我也酸了。但是由于疗效的真实存在,市场前景还是很好的。但食疗不能代替治疗,关键要用对方法,要不然真的是交了智商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学副教授孙海舒对野马财经表示。

全球有约1400种海参,而可供食用的约有40种海参,主要用于食品或医疗。在我国渤海湾是最重要的海参养殖基地,2020年,中国渤海湾辽宁、山东及河北省的海参养殖面积合计占中国海参养殖总面积约99%,而安源种业正位于山东。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摄

以被追捧的海参为主要营收来源,安源种业年收过亿,2018年至2020年安源种业营收分别实现1.67亿元、1.99亿元及2.13亿元,净利润分别实现9817.4万元、9097.6万元及9354.9万元。

实际上,近三年营收增加的大背景,是海参行业正逐渐复苏。在此之前,海参的价格下降十分明显,从以前的平均50-100元/只下降到了2015年的10-30元/只,2015年-2017年开始逐渐回涨,2018年,海参苗养殖市场大幅增长。

其中安源种业的海参幼体,平均售价自2018财年的每亿单位约8059.4元增至2019财年的每亿单位约11917.8元。“由于2018年辽宁省夏季高温,造成大量海参死亡,对海参苗的需求增加,因此海参苗的价格上涨。同时,产量减少,这成为海参苗价格上涨的另一个原因。”安源种业在招股书中表示。

海参的大面积死亡不是个例,2014年10月,獐子岛(002069.SZ)对外宣布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2014年前三季业绩突变,由预报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

而价格的大幅波动对安源种业的生物资产价值也会产生影响,“根据生物公平值调整的规模及方向,我们在生物公平值调整之前及之后的毛利和毛利率,可能会有很大差异。生物公平值调整的变化受到市场价格变化、我们饲养的活海参数量以及我们出售海参的平均成本的影响。”安源种业在招股书中表示。

▲图片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安源种业生物资产公平值变动的净收益存在较大差距,2018年为2154万元,2019年骤降为23万元,2020年则是211万元。“我们的生物资产的公平值变动将对我们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我们的生物资产为活海参。”

客户依赖度高,存在多起劳动纠纷

除了出现大客户也是供应商的情况让人疑惑外,安源种业还存在客户高度集中的问题,而作为劳动密集型公司,安源种业近些年闹出的劳动纠纷也不少。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安源种业前五大客户收益分别占总收益比约40.3%、59.6%及57%,而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分别占总收益比约11.4%、20.3%及27.7%。

同时,由于安源种业与公司客户交易时,往往会授予公司客户90天至180天的信贷期,来结算采购款项。较长的信贷期与客户集中叠加,也造成了安源种业存在一定的集中信贷风险。

▲图片来源: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前五大客户应收账款占总应收账款比分别为95%、97%和98%,第一大客户则分别占比约53%、54%及56%。平均贸易应收款项周转天数也迅速增长,分别为约41.4天、94.2天和113.9天。

“我们无法保证我们的主要客户日后将继续与我们保持同等水准或根本没有业务往来。倘任何主要客户大幅减少其订单量或停止与我们开展业务,则无法保证本集团将能够取得新的销售合约以弥补该等销售损失。”安源种业表示。

除此之外,由于安源种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机器设备的使用中极易造成生产事故。“我们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粉碎机、饲料粉碎机及搅笼等机器及设备,该等机器及设备具有潜在危险并可能导致工业事故。”安源种业对于这一点在招股书中承认。

▲图片来源:企查查

这份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企查查显示,安源种业多次因劳动争议、生命权、健康权等为由被起诉。其中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工人李某芝在单位工作时被叉车叉伤左腿,送往医院后被诊断为失血性休克、骨盆骨折(双趾、坐骨)等,双方也因此产生劳动纠纷,一直纠缠至2017年。

安源种业甚至还出现过工伤死亡的情况。2011年7月员工张某芳在上班途中被轿车撞伤,抢救无效死亡,其丈夫向烟台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而工伤认定需要单位职工证明。但安源种业表示张某芳并非其职工,是其丈夫即申请人葛某恒请求为帮助其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才出具了单位职工证明。

后经法院审理查明,张某芳确为安源种业职工,维持工伤认定。

除以上案件之外,安源种业关于工伤、劳动争议等产生的各类纠纷自2014年起,至2020年始终不断。

农业公司造假问题频发

以售卖海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在A股上市并不新鲜,其中曾因“8亿元扇贝逃跑”而在A股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的獐子岛也是其中之一。

獐子岛自上市以来,共上演过3次扇贝死亡或逃走的情况,分别发生在2014年、2017年和2019年。

2014年上演第一次“扇贝逃跑”的情况时,獐子岛就面临了社会各界质疑其财务造假的问题,但最终经证监会核实未发现虚假行为。

直到2016年一篇《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的新闻再次引起关注,随后的两次“扇贝逃跑和死亡”事件中,各方当事人的不同说辞使得獐子岛的财务问题迷雾重重,在此期间,獐子岛为了自证清白,还曾直播上船打捞扇贝证实扇贝已经死亡。

直到2020年6月,证监会调查结果出炉,这场堪称“A股史上最离奇造假案”以獐子岛确存在业绩造假行为落幕。

▲图片来源:证监会官网

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其中2016年獐子岛虚增1.3亿元净利润,2017年虚减2.7亿元净利润。

“此外,公司还涉及《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秋测披露不真实、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证监会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表示。

实际上,獐子岛的造假事件不是偶发事件,2002年以养殖、饮料和旅游为主的中国农业企业蓝田股份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10名管理人员被拘传,公司随后被强制停牌,目前已退市。在爆出丑闻之前,蓝田股份还因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创造了总资产规模增长近10倍,总资产达220亿元的奇迹,被称之为中国农业的“动人神话”。

2019年,农业类明星项目——五峰农业及其董事长朱金凤因骗取银行贷款被处罚,其中对五峰农业判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并对朱金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处以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五峰农业经营失败,埋在其债务废墟下的,除了11家当地银行,还有参与五峰农业融资的15家PE机构。在五峰农业债务危机中,曾有投资机构反映,朱金凤和马殿成以种种理由不召开股东大会,不按时向股东提供财报,使得股东很难知道五峰农业的真实状况。

金葵花资本投资总监徐成艺向野马财经表示,“其实,在PE投资中一半都是投人,企业家素质非常重要!特别是在企业成长过程中,企业家的个人影响非常大。像过往的教育经历、背景、思维、格局眼界,还有本身的诚信的问题都是投资机构要考虑的。”

诸多案例中,农业公司因为农产品的生产、收获及库存等难核实的行业属性,其财务状况总是显得迷雾重重,也因此爆出了多起证券市场上的知名造假案,致使资本市场对于农业公司选择敬而远之的现状。

在这种压力下选择上市的安源种业,面临的难度不小。

你爱吃海参吗?对于安源种业的上市你怎么看?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相关阅读